军工文化

首页> >军工文化

你不知道的“中国第一枪”,背后竟然有这样的故事

来源:山西省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办公室      点击量:100      发布日期: 2017-09-08

 1939年,八路军总部军工部技师刘贵福设计制造的“无名氏马步枪”是我军  更是我国自主研制和生产的第一支步枪。

 这支枪后经刘贵福在黄崖洞兵工厂设计改造由八路军总部军工部部长刘鼎组织制式化、标准化研制生产。

 从自主研制第一支步枪开始,淮海集团的前身——黄崖洞兵工厂就与人民军队风雨同舟,一路携手征程。

 九十年前的今天,“八一”南昌起义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秋收起义建立了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

 九十年前的今天,大革命失败的教训使毛泽东提出了“枪杆子里出政权”的真理,揭开了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武装斗争的崭新局面。

 今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

 今年,是人民兵工创建86周年。

 今年,是八路军新四军改编80周年。

 今年,是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拉开解放全中国的序幕70周年。

 今年,是“中国第一枪”之父刘贵福和他的工友在黄崖洞兵工厂制造出中国第一支轻型化制式化步枪“八一式马步枪”77周年。

 从1927年至2017年,人民军队走过了90年光辉历程,从1931年至2017年人民兵工是人民军队最坚强最忠诚最可靠的战友和伙伴!

 从1938年至2017年,黄崖洞老兵工和他的薪火传人淮海集团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一代又一代把红色基因传承。

 1939年,八路军总部军工部技师刘贵福设计制造的“无名氏马步枪”是我军更是我国自主研制和生产的第一支步枪,这支枪后经刘贵福在黄崖洞兵工厂设计改造由八路军总部军工部部长刘鼎组织制式化、标准化研制生产。在1940年8月1日被正式命名为“八一式马步枪”。(见“革命根据地军工史料丛书”)

 从自主研制第一支步枪开始,淮海集团的前身——黄崖洞兵工厂就与人民军队风雨同舟,一路携手征程,以“一切为了前线”的刘伯承工厂精神,在舍身救国、挺身建国、保家卫国、和平报国、强军兴国的各个时期为人民军队提供了一大批先进的武器装备,为筑牢国家安全基石,为人民军队能打仗打胜仗做出了卓越贡献。

 历史的长河,滚滚向前。

 回望太行,抗战的烽火硝烟依旧,红旗漫卷西风。

 回望太行,八年抗战的黄崖洞精神正在激励着一代又一代兵工人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开拓进取、无私奉献。

 这是怎样的一种精神,这是怎样的一种信念,这是怎样的一种追求,这是怎样的一种作风。

 翻开人民兵工的历史画卷,

 黄崖洞兵工厂的历史就是革命的历史;

 黄崖洞兵工厂的历史就是创新的历史。




中国第一枪


 为了革命,“兵工泰斗、统战功臣”的刘鼎抱着追求真理的理想和信念留学德国,“中国第一枪”的发明者刘贵福放弃国民党兵工厂的待遇投身人民兵工事业。

 在黄崖洞兵工厂,像刘鼎这样投身革命具有坚定的共产主义理想信念的高级知识分子陆达、郭栋才、张华清、程明升、陈志坚、郑汉涛、高原、张芳等,而像刘贵福这样的大工匠也不只是郝希英、教逢春、甄荣典、韩忠武、石成玉、景邵彬等,就是像刘鹏、赖际发、徐长勋、熊杰、张贻祥、朱凤柳、马励勤、雷振才这样的老红军也不在少数,这些用革命信仰武装起来的老兵工心中装的就是打鬼子驱倭寇的救国信念。(见吴栋才、张义和主编《山西军事工业史料》)

 在黄崖洞兵工厂,从石成玉的马尾弹和各种土地雷、手榴弹,到教逢春试制的各类火炸药,……。创新成了老兵工战胜困难克服一切艰难险阻的金钥匙。可以说没有创新就没有人民兵工的发展壮大。而中国第一枪的发明创造就是创新的典范,更是中国制造中的创新楷模。

 刘贵福和他兵工战友毋庸置疑是中国第一枪这一历史性事件的主角,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的日子里重温历史,得以启发。

 曾担任兵器工业部副部长、军工总监、兵总公司总经理、全国人大常委、兵工史编审委主任的来金烈于2004年5月20日为《生产战线上的英雄——八路军军工英雄刘贵福》这本书作序中指出:

 刘贵福是一位出类拔萃的兵工英雄,1938年,在延安陕甘宁边区机器厂,他和工友们创造性的发明制造了我国第一支自主设计的新式轻型的“无名氏马步枪”,是我军第一个步枪设计师。在1939年“五一”“工展会”上,刘贵福当选为劳动英雄的代表,受到毛主席的高度评价,并亲笔为他题词“生产战线上的英雄”。

 刘贵福到了黄崖洞兵工厂担任副厂长时,一门心思想把轻型步枪装备部队。在刘鹏的支持下,开始了新的创新,特别是1940年5月刘鼎担任八路军军工部部长后,加快了新枪的研制,如果说刘贵福在发明第一枪时是受到了毛泽东《论持久战》的学习启发,而在黄崖洞兵工厂研发新枪时在刘鼎部长的组织领导下,特别是受到刘伯承有关步枪理论的影响,经过千辛万苦,克服千难万险,没有现代化机加设备,工人们用科学武装头脑,土法上马自制“磨盘深孔钻床”,不仅解决了枪管钻孔,也巧妙地实现了枪管来复线的加工,就是靠这样的土洋结合,就是靠这样的自力更生,就是靠这样的敢想敢干,就是靠这样的艰苦奋斗,就是靠这样的创新创造,才在最短的时间里拿出了黄崖洞兵工厂生产的轻型化制式化“八一式马步枪”。(见刘国梁著《生产战线上的英雄——八路军军工英雄刘贵福》)

 遥想七十七年前的八月一日,当刘贵福背着他造出的新型马步枪与刘鼎一起到八路军总部汇报时,彭德怀、刘伯承、邓小平、徐向前、左权大为高兴。“好枪、好枪!”“天下第一准星!”“当兵能背上这种枪,不吃饭也高兴”……赞誉之声不绝于耳。当天正是八一建军节,刘鼎建议就称“八一式”吧,首长们一致同意,从此“八一式马步枪”这支黄崖洞兵工厂自主设计制造的制式化新型步枪诞生了。(见著名史料专家吴殿尧所著《刘鼎传》)

 今天,我们说“无名氏马步枪”的升级版“八一式马步枪”是中国第一枪,就是站在历史的高度回望我们国家步枪制造史上具备自主设计、自主制造、自制标准、批量化生产、成建制装备部队的特征来说的。从清末以来,汉阳造在我国虽然生产时间最早使用时间最长(使用时间60年),但其生产制造的全套图纸是从德国引进的1888式的毛瑟枪,而国民党“中正式”步枪是30年代中期从德国全套引进的24式步枪的技术资料和生产图纸,其他的如东北“韩麟春”式七九步枪和其他仿制日本的“三八式”步枪。中国这些早期步枪都有一个特点,就是依据西方国家的造枪理论生产的步枪枪身长、射程远,适合阵地战,而在我们八路军兵工厂里,当时生产的55式步枪也是黄崖洞兵工厂早期仿制的汉阳造步枪。晋绥兵工厂生产的46式是仿制老套筒步枪。(见兵工史编辑部1987年的《兵工史料》第九辑“中正式步枪的由来”)

 从1938年到1941年之间,八路军新四军各修械所生产仿制的步枪主要是两种,一是“手工造”,这种造枪法没有批量,没有标准,没有图纸,各显神通。二是“仿制枪”,即见啥枪就仿制啥枪,一时间,手枪、扶把枪、撅把枪、捷克式半自动、手提式冲锋枪、八音子枪、哈气开斯机关枪等十余种枪,但其仿制数量较少。(见吴栋才、张义和主编《山西军事工业史料》)

 因此,我们可以说中国第一枪的殊荣当之无愧的属于“无名氏马步枪”的升级版“八一式马步枪”,特别是黄崖洞兵工厂作为八路军最大的兵工厂所生产的八一式马步枪,达到了8595支,有力地装备了人民军队。(见刘国梁著《生产战线上的英雄——八路军军工英雄刘贵福》)

 今天,我们重温这段历史,既有深远的历史意义,也有深刻的现实意义,更有着重大的创新意义。

 中国第一枪的创新意义告诉我们,只有把民族复兴的责任扛在肩,才能实现崇高的理想。

 中国第一枪的创新意义告诉我们,只有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才能在没有条件的情况下征服困难实现突破。

 中国第一枪的创新意义告诉我们,只有科技领先、自主发明,才能捍卫尊严,才能让我们的智慧昭示历史。

 中国第一枪的创新意义告诉我们,只有敢为人先、先敌制胜,才能实现人无我有、人有我新、人新我转。

 中国第一枪的创新意义告诉我们,人人都可以创新,创新就在身边,只要有了追求,什么不可能的事在我们手里都可以变成可能。

 中国第一枪的创新意义告诉我们,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这是黄崖洞精神、八路军精神、太行精神的精髓,我们有第一枪的光荣,我们也有过红箭-73第一底图厂的骄傲,我们有过填补国内空白的非硅MEMS生产线的自豪,我们也有过“十年磨一剑”的成功喜悦。面对新的历史机遇期,面对新的挑战,淮海集团更加需要中国第一枪的精神,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再创辉煌。

 今天的淮海集团,始终坚持“传承红色基因,创新驱动发展”。

 今天的淮海集团,始终践行“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开拓进取、无私奉献”的人民兵工精神,以“一家人,一条心,一件事,一辈子,感动自己,影响他人,造福后人”的理念,在建设中国特色先进兵器工业体系中砥砺前行。

文 / 刘建军